首页 > 新闻 > 宜宾 > 正文

“隐姓埋名”40余载 七旬老人回家之路走了42年
2018-04-26 14:31:00   来源:宜宾新闻网   


外显标题: “隐姓埋名”40余载 七旬老人回家之路走了42年
“隐姓埋名”40余载 七旬老人回家之路走了42年
缩略图:

4月25日,“隐姓埋名”40余载的七旬老人终于回家了。(肖雯文 摄)

4月9日,一名七旬老人街头流浪被送往宜宾市救助管理站。到站后,老人一直“隐姓埋名”避而不谈,致使工作人员为其寻家的路异常艰难。

4月25日,通过工作人员16天的不懈努力,终于解开了老人的身世之谜。宜宾到泸州,仅仅100公里的距离,而对于老人而言,这100公里他却走了42年。

流落街头被救助

4月9日14:30许,宜宾市救助管理站接到鲁家园一社区送来的一名男性受助人员。根据回忆,该男子约70多岁,身高1.6米左右,来站时身上穿了厚厚的衣服、非常脏,头发较长,一只眼睛明显残疾,身体状况不是很好。刚到站时男子并不愿意透露自己信息,也没有任何证明其身份的信息,只能从口音上推测他的家应该距离宜宾不远。

入站当天,救助站工作人员帮助他洗澡、理发、换了新衣服,从其身上共脱下了7件上衣、5条裤子。在工作人员悉心照顾下,老人精神了许多,生活能够自理,胃口加大、身体状况越来越好,但是由于沟通有困难,只能暂时留在救助站。

费尽心思寻家未果

为帮助老人尽快找到家,救助站工作人员每天尝试跟这名老人沟通,可他想说话的时候能够说一两句,不想说话的时候无论如何劝解,他就是一言不发。

在多次沟通后,老人才说自己名叫“刘兵”,家在珙县珙泉镇大营村,根据老人提供的信息,工作人员先到派出所进行身份查询,后又联系到当地村干部,但都查无此人。

4月17日,在一次沟通中,老人含含糊糊地说到他家在巡场镇刘家村4队,兄弟叫“刘勇”,养子叫“刘亮”。然而通过仔细排查,巡场镇根本没有这个小地名,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再次熄灭。

在工作人员反复询问下,老人却只是偶尔提供一些信息,而且常常自相矛盾,总感觉他似有什么“心结”。

坚持“寻亲”终获成功

凭借多年的寻亲经验,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大胆推测,老人也许一直在说假话,他有可能曾经服过刑,才不愿提及自己的真实信息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工作人员一次次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的开导下,老人终于说出他流浪的原因,原来,老人曾在古蔺磺厂当工人,因反革命罪被判刑五年,在汉王山监狱刑满后,就一直在宜宾漂泊。

“老人家,旧事都过去了,以后有什么打算呢?”工作人员问。“我想治病,现在眼睛不好使,什么都做不成。”停顿了一下,他又悲观地说:“这病看来是没办法治的了。”工作人员及时安慰他说:“回家吧!叶落归根,我们会联系当地政府帮你办理低保或五保,以后你的生活也有着落。”马上,老人摆手到:“不能回去,回去丢人!连累人!”老人开始哽咽起来。老人的心结已经解开,他其实想回家,只是怕自己犯过事,令家人蒙羞。他甚至期望:“回去之后,和家人住一个院子,有个照应。以后身体养好了,能做点事,不要拖累家人。”到此时,他才肯将自己的真实信息说出来。老人现年79岁,名叫胡清友(化名),泸州市古蔺县石屏乡人,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叫胡清平(化名)。

流浪40余载终归故里

按照当时的户籍政策,服刑人员的户口都被注销,只有等到出狱后携带家人的户籍信息等证明材料,才允许重新上户。但漂泊多年的老胡,早就把这些证明材料弄丢了。24日上午一早,救助站工作人员就到汉王山监狱进行核实,1971年至1976年,胡清友确实在该监狱服刑,随后,汉王山监狱补办了他的刑满释放证明。

通过老胡老家的村长,救助站工作人员联系到了他的弟弟胡清平,电话里,胡清平哽咽到“老母亲病逝前还念叨着哥哥,弄多年,他一直盼着哥哥有朝一日能回家来……”

次日,救助站工作人员将老胡护送至泸州。“回家了,终于回到家了……谢谢了……”临行时,老胡嘴里不停说着。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尽管吐字含混不清,但老胡心中的归属感,所有人都看得出来。

如今,老胡已被妥善安置在护家乡敬老院,根据老胡的特殊情况,当地公安、民政部门将帮助他尽快恢复户籍、办理五保,为老胡解决后顾之忧。(肖雯文 记者 张洁)

(编辑 胡韵妍 责任编辑 庞依依)

相关热词搜索:老人 回家

上一篇:总投资35.15亿元 屏山7个重大工业项目集中开工
下一篇:深谋划多发展 兴文开启竹产业“新时代”

分享到: 收藏